专题报道
民生新闻
衢江实评
“春运”往事

■周建华
    转眼又要到了一年一度的春运期间,各个交通枢纽站点都已呈现出旅客如织的景象,但较前几年情况已经有了很大的好转。从蒸汽机车到内燃机车再到电气化机车,又从动车再到高速列车,一路走来,列车的机型和速度,已达到了质的飞跃和提升。
    火车机型的改变和速度的提升、运力的增加,快速改变着人们的出行方式和出行环境。
    上世纪70年代,我随父亲乘绿皮火车去江山拜年,虽然人多,但也没有感到拥堵的感觉;80年代初,如同当年运输新兵应征入伍外出去部队那样,春节期间客运是要用铁皮闷罐车(货车厢)增加运力的,有一年,我去龙游探亲访友,坐的就是这样的铁皮闷罐车,大家像坐公共交通汽车一样,慢悠悠地到了龙游,但出行仍是较为方便。
    后来,随着外出打工、异地求学、异地就业人员回老家的人数逐年不断增加,形成的人流潮动至春节期间形成高峰,但路途再遥远,中国人返乡回家全家团圆的传统文化习惯不会也不能改变。那时候火车的车厢里面,春运期间车厢内人挤人没有一点空隙,不要说走廊就连座位底下也挤满了人。
    记得有一年我家的几个兄弟姐妹,说是趁春节期间做点小生意,于是挤着火车到福建去买桂圆干肉,然后又拎着背着大包小包,挤上返程的火车。那时候的绿皮火车人又挤速度又慢,卧铺票贵且也买不到,买到的是站票,于是到了晚上就钻到人家座位底下直接睡觉,也不管脚臭汗味了,能挤上车就好。
    上世纪90年代,有一年,我单位送一名同志回家探亲,到了衢州火车站时,我单位的小车还没停稳,从站台上突然冲出来一位汉子,拎起路边餐饮小摊贩摆摊的长条板凳,疯狂奔向我单位的车辆,把挡风玻璃砸了个稀巴烂,这位“疯子”后被车站工作人员及一同乘车的人员等制服。究其原因,原来是乘坐的火车车厢内人数太多,这位老兄发生了幻觉感,忽然从火车窗口爬出奔向出口,我单位的车子是一辆火红色的消防指挥车,这位老兄就像西班牙斗牛那样,看见了红色的旗帜便发起疯来,我们也只有自认“倒霉”。
    前段时间,我出差乘坐了一趟K字头的空调快速列车,因我有好多年没有坐过火车了,看到现在的列车上这么整洁,我便拿着手机东瞧瞧西拍拍,于是引起了列车上一名50来岁的男列车员的警觉,以为我是暗访人员,与我保持一定的距离,暗暗地紧盯着我,生怕哪个地方做不好被我记录下来。听到我的解释后,他才露出舒适的微笑,说是临近退休了,怕“临天亮尿床”。说完我们俩哈哈大笑起来,如此这般!
    现在好了,普通公路与高速公路、普通铁路与高速铁路连线织网,K字头T字头D字头G字头的列车相互补充,交通运力大大提高。春运期间人们外出,拥堵现象逐步得到改善,增强了人的尊严。原来外出坐火车需要六七个小时的路程,现在个把小时便到了。火车外出不再是受罪,而是一种享受,尤其是高速铁路,速度快捷、环境舒适,增添了人们外出的欲望,凭添了一份好心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