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
民生新闻
衢江实评
让县域经济再次崛起一一衢江空港新城的战略布局(2)

-1-

    

随着都市经济圈和城市群增长极的崛起,一个城市经济主导发展的时代开启。

   

原来称雄县域经济发展的县市,在大中城市扩大版图的背景下,纷纷转为城市的主城区而退出县域经济范畴。

    

传统县域经济的两大特征,传统制造业和乡镇企业。由于城市化进程加快和新的科技革命到来,传统工业和乡镇企业逐步减弱,乡村产业空心化,块状经济雄风不再。

    

曾经称雄浙江发展模式之首的县域经济,在近十年间的动力是曲线向下的。县域经济的主引擎不断减弱,为县域经济注入新的动力,已经成为沿海地区的一个共同命题。

    

衢江尽管也是衢州市的一个主城区,但衢州毕竟在浙江还是属于发展中的城市,衢江农业在经济总量中占比超过全省占比整整7%,乡村人口占总人口数高达78%,衢江区本质上仍还是一个县域经济。

    

近年来一直把县域经济作为自己的调研和授课的主要内容,对县域经济有着深度的观察和感悟。去年普陀、滨江、嘉善三个县的调研与授课,曾对新的县域经济发展模式尝试过新的概括和总结。浙江高质量发展需要新的县域经济发展模式的贡献。

    

这次衢江枢纽经济和空港新城的发展战略提出,给曾有十余年经济记者经历的笔者眼睛一亮的心跳。一直在寻找县域经济发展新模式的笔者,总觉的衢江发展战略会为浙江全省县域经济发展模式的转型贡献新的经验。

    

县域经济发展又一次来到关键节点上。在土地空间、生态环境和资源承载开始日益制约城市发展的今日,在乡村振兴战略成为国家最重要的顶层战略之时,让县域经济发展再次崛起,在全国发展这盘大棋中扮演更为重要的角色,是区域经济发展观察研究所重点思考的问题。

    

经历过传统产业发展的县域经济,不可能再走老路去进行产业空间的布局,而是要走一条与工业化发展进程相适应的新兴产业发展的路子出来。

    

衢江发展战略的新意就是在于,它会呈现出一个后工业化时代到来前的节点上的产业布局,会展示出一个全新的产业格局和经济业态,会贡献出一个县域经济发展的新模式。

    

笔者还期望着衢江发展战略能推进新型城镇化发展,能推进乡村振兴发展,能推进共同富裕示范区发展。这是一个很值的期待的县域经济发展的战略。

                           

-2-


不得不承认,这些年县域经济发展战略讲的少了,鲜明性的战略显的更少,大同小异、同质化的、空泛抽象的战略却多了点。

    

即使省域、国家层面的发展战略,是宏观经济发展的顶层设计,其实质是产业发展的空间布局。笔者一直认为,县域经济发展战略,更是重点产业空间布局的一个指向和规划。

    

几年来县市聘请顾问、咨询、专家智库类的头衔,最为看中的还是产业发展顾问。产业发展空间布局,是县域经济发展的关键变量,也最适合智库研究人员所做的事。

    

县域经济发展的产业空间布局,有区域经济发展进程的沉淀和累积的自然形成,有政府和市场两种力量共同作用下的强势崛起,有在一个时间节点上和一个新的空间中由于产业政策导向下的快速成长。

    

义乌、柯桥、萧山等多数县域经济的产业空间布局,都是长年累月传统产业发展的最终结果。这类县区域经济发展的传统产业存量巨大,尽管依靠科技创新使产业得到了转型升级,但产业发展格局并没有多大的变化。

    

杭州的数字经济发展很快,其实细细看看,杭州数字产业大都分布在滨江、余杭、钱塘和主城区的几个空间里。而且多数是在新开辟的工业园区这个新空间,这些新产业得以发展和成长起来的。这是产业发展空间布局的一个很有意思的特点和规律。

    

当年在鄞州采访报道新材料产业发展,当地分管领导曾经形象的用“传统血管里也能流淌出新鲜的血液”,来比喻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后来细细的感悟,传统产业存量巨大的县域经济,通过科技创新也能实现“腾笼换鸟”方式的产业转型升级,但是一个长时间的渐变过程,并很难成长起一个新兴产业的发展空间布局。

    

联想到每每开车路过杭州科技新城和阿里巴巴那带主城区时,一个时尚、现代新城区在几年的时间里呈现在市民面前,还有原来杭州靠西北郊区和江南滨江的乡村现在都展现出比老城区更为时尚现代的城市商业空间,常常感叹现代的时尚新城区,往往都是会出现在一个郊区的乡村空间上,而不会是老城区的某个板块之上。这如同一个新兴产业的空间布局,往往也不会出现在存量很大的传统产业的基础上,而是在新建的工业园区和郊区乡村土地上。

    

去年在省级厅局和杭州市机关,在萧山、滨江等区县,授课区域发展内容,常常用余杭短短时间内在经济发展上全面超过萧山的实例,用滨江在3个乡镇的基础上实现全省县市区经济总量排第六位的实例,来说明区域经济发展的产业空间布局的极其重要性。

    

衢江发展战略是举衢州全市之力,在衢江区域上建起一个枢纽中心,建立起水、公、铁、空多式联运的空港新城。这是一个以大物流为核心的生产服务业、大数据为支撑的数字经济、先进制造业为主体的相互融合的产业空间布局。

 

-3-


衢江枢纽经济和空港新城的发展战略,最大的挑战是能圈出一个多大的空间建立起枢纽中心,在此空间中能否布下一个服务于长三角城市群发展的生产性服务业,再带动起一个区域的大仓储、大物流、大巿场、大企业的发展,最终建设起一个产业兴旺、市场强劲、生活品质的新城。

    

如果说过去县域经济发展,无论是政府主导形成的,还是市场发展起来的,一律都是工业化的制造产业。新时代的县域经济发展,肯定不再是千篇一律的制造产业,而是多元化的、多业态的、多模式的产业发展形态和场景。

    

滨江信息技术产业为主的数字经济业态,是一种制造业与服务业融合发展的最好模式。在滨江机关授课时讲到,不论是“有意种花”还是“无心插柳”发展起来的产业结构,是县区域经济发展新模式的最好实践。滨江发展模式最大的启迪是,为浙江和沿海地区后工业化时代到来的产业空间布局创造了全新的经验和示范。

    

去年在普陀采访报道,看到普陀已经形成大健康、大旅游、大科创、大文化的产业布局,并通过“小岛迁、大岛建”的方式,实现全岛区域旅游生态景区的完全闭环,也创造了浙江县域经济发展的一个新模式。

    

嘉善在长三角城市群处在中心位置,通过发展连接各城市的高铁和城际轨道,又是长三角生态绿色一体化发展示范区,完全有可能成为承接长三角城市群生产服务业和生活服务业的枢纽经济中心,为浙江县域经济发展贡献一个新的模式。

    

衢江空港新城发展战略,是布局枢纽经济和生产服务业为主的,在此基础上来发展商贸产业和先进制造业,为县域经济发展注入强劲活力和创造新的模式。

    

毕竟时代不一样了。再用工业园区来发展新城,动不动圈起几十平方公里来造新城,这样的发展模式很难再能得到审批。近日不知真假的雄安新区规划有所调整的网络消息,实际上在给各地搞开发区和造新城敲警钟。

    

最想说的是永远相信市场的力量。政府做好产业发展规划,做好产业政策制订,做好产业招商引资,做好产业环境建设,做好产业发展服务,其它的全交给市场、企业和资本。

    

衢江发展战略还在筹划和推进之中,一个全新的县域经济发展刚刚拉开帷幕。一个发展中的县域经济布局,一个主动作为的县域主政者,一个很有前瞻性的县域经济发展战略,值得赞道和期待。

作者:徐峻 现任浙江报业协会副会长 曾任浙江日报集团副总编 丽水市委宣传部长 

分享到